Coco

学历史的

你太重要了!@deku是世界的珍宝

EAT.



画风实验…“Live Jazz”的海报参考了Gary Perron的La Chanteuse De Jazz New York



(受了小宝这几天写的文章的影响ww



【轰出】Chicago

年下警官轰 x 年上嫌疑犯久


***是黑久!!!非常OOC

***包含谋杀,sexual 暗示等因素,请注意避雷

***很啰嗦但是很短小

***我竟然写了文章😭😭?!???


♥️♥️♥️特别感谢fafa,小宝和亚可的鼓励😭😭


——————————————————————


Well I have no memories of such a thing.


——————————————————————



“我不记得了。”


说话的青年嘴角微微上扬,双眼眯起,绘成了两道弯弯的月牙。他的皮肤很光滑,泛着妃色红晕的娃娃脸上零星点缀着几颗淡褐色的小雀斑,再配上一头雾一般浓密的微翘绿色卷发,很难让人想象到他已经步入了而立之年。


更令人惊讶的是那双熠熠生辉的眸子,在睁开时带着的是孩童般的纯真与好奇,仿佛要把世界上所有的新鲜事物都探索和欣赏一番。


不过,纯真的孩童通常不会被当作杀人犯审问。


轰焦冻闻言抬头,直勾勾地盯着青年。他的冷漠眼神反倒换来了对方一个真切又诚恳的微笑。说实话,若不是手上的文字资料和照片清清楚楚地记录着青年的言行,他真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抓错人了。


资料,尤其是影像资料的一大作用就是可以记录下生活中的细微瞬间。有趣的,反常的,开心的,严肃的,什么都可以。比如轰焦冻手中资料夹里的这张照片,虽然只是一个监控录像的截图,却记录下了一个关键的时刻。


照片上的地点是一条小巷,这倒有点奇怪,因为一般小巷里是不会有监控的。但是好像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照片上的青年。


他在笑,或者说是做出了一个和“笑”很相似的表情。青年身上松垮地搭了一件不太合身的白色衬衫,敞开的领口处露出了皮肤上星星点点的红痕。不过这些痕迹和他身上大片的血迹相比起来好像就没那么显眼了。


“血液的鉴定结果显示是被害人B先生的。”年轻的警官瞥了眼资料夹淡然的说。他只说了这句话,便抬头看青年的反应。对方也不紧不慢地偏着脑袋看他,带着那刚才就有的温和笑容。


真碍眼啊,轰焦冻想,他的笑容可真碍眼……还有那碧绿色的眸子和两片有点发肿的唇瓣……也真碍眼。


也不知道他在看我的时候会想什么。


这显然是不得而知的事情了。


毕竟接下来大概有一分钟的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有眼神交流,如果直愣愣地盯着对方的眼睛算是眼神交流的话。


最终打破沉默的竟是青年“噗嗤“一声的轻笑。


“我知道呀,”青年从椅背上离开,换了个拉近二人距离的姿势——他将两手交叉抵在下巴上,胳膊肘支撑着面前的桌子——神情不变,依然是笑意盈盈地看着轰焦冻,“你在刚开始审问我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


他说话很慢,一字一顿的仿佛要把每一个音节都强调清楚。


在昏暗的灯光下,轰焦冻看见青年的嘴唇缓缓地一张一合,时不时露出粉红色的舌头和雪白的牙齿。他的颈部修长,喉结随着嘴唇的开合细微地上下滑动着。那双印着手铐痕迹的手有着骨节分明的手指,白皙的手背上则是散布着几道淡粉色的疤痕,一直延伸到露在袖子外面的小臂上。


轰焦冻微微皱了皱眉头,有些惊讶和警惕于自己无意中对青年过于细致的观察。他低头看向资料夹,试图把注意力从青年的身体上移开。可是青年轻柔而缓慢的声音却又把他的目光拽了回去。


“警官先生的意思是想让我说‘我杀了他’吗?”


青年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的笑意消失了,取代而之的是一种真诚又好奇的眼神,仿佛是在向尊敬的师长讨教学习方法。


“那么你承认吗?”轰焦冻紧盯着那双碍事的眼睛问道。


“’我救了他‘这一点我是承认的。我一开始就说过了呀。”


说到“救了他”的时候,青年的语气变得轻快了许多,态度像是在展示自己心爱玩具的孩子。


“我在他追寻到了极乐后给予了他救赎。”


“所以你就捅了他十刀,对吗?”


轰焦冻即使努力保持了面部神经的稳定,也按捺不住心中要满溢出来的惊叹。他看过影像资料,看过青年是如何一刀一刀地将身上的衣服染上鲜艳的红色,又转头微笑着望向监控器的。


听到轰焦冻的反问,青年难得撇了撇嘴,露出了一副略带遗憾的表情。他交叉的双手也随着神情的变化慢慢展开,做出了一个耸肩的动作。


“如果警官先生坚持这个说法的话。”





即使凌晨两点是A市一天中气温最低的时段,也是外出套一件短袖罩一件外衣就能应付的程度——呼出的气不会变成白雾,穿一条单裤膝盖也不会冷到打颤——虽然凌晨两点不算是个热门的外出时间。


所以轰焦冻选择出门也只是偶然中的偶然。要不是意外失手把最后一根烟掉到了地上,现在的他应该是在阳台上清理烟灰缸了。


从家到便利店的窣静小路可能是轰焦冻在除了警局之外最常出没的地方了。他在这条路上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玩滑板的寸头女孩,精神矍铄的西装老者,脸部有数字纹身的少年……但目前还没有任何人比得上青年带给他的印象更加深刻。


青年转头望向他的时候,轰焦冻并没有看清楚他的神情。凌晨两点的天太暗了。他只依稀瞥见了青年身上过于宽大的“花色”衬衫和光裸笔直的双腿。直到遮住月亮的云慢慢飘走,他才把青年的模样尽收眼底。


那副样子和轰焦冻后来在照片上看到的形象并无出入。




“这些都是警官先生自己一个人整理出来的吗?”


这个轻慢的声音又一次打扰了他的思考。


轰焦冻只得被迫从断断续续的回忆中抽出身,抬起头来想要对声音的主人说些什么。却因为看到了眼前的景象而愣住了。


青年不知什么时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臂支撑着上半身伏在桌子上,将两人的距离缩小到了一个能互相数清楚对方细密睫毛的程度。他那该死的宽松衣领因为这个姿势下滑了些许,袒露出一小片肌肤。轰焦冻甚至能瞥见他布着红痕的胸脯和那樱桃般大小的一点粉红了。


天气已经转凉,不过审讯室的制冷还是开得很足。奇怪的是,轰焦冻只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燥热。


青年的眼睛——那双该死的、看起来像未经人事的少年的眼睛——此刻正聚精会神地盯着轰焦冻面前的资料夹。


也许是感应到了轰焦冻的视线,青年缓慢地抬起了头,与他对视。不知是不是因为室内温度过低,他的两颊比起方才似乎多添了一抹醉酒似的潮红,微张的嘴唇也像是起雾般地泛起了光泽。


轰焦冻的喉结下意识地滑动了一下。


“……绿谷出久,请你坐下。”


他几乎是用冷静到发颤的声音挤出了他的名字。


名为“绿谷出久”的青年又笑了,用他那惯有的柔和的,带着点暗示意味的眼神看着轰焦冻笑了。


“好吧,都听你的。”绿谷出久边说着话,边轻轻地抬起右手,在轰焦冻将他的手腕擒住的同时触碰到了年轻警官印有姓名的胸牌。


“轰先生。”


——————————————————————


-TBC


(如果想到了后续会继续写!!)


感谢您能坚持读到这里😭!!!!


第一次写这种文章……我真的写的好差😭但感觉发出来就不会再惦记了(伤眼了的话很抱歉😭😭

“……你果然忘了。”


(瞎画一画十杰

交流

真是太过于美好的事情🍄


被理解则是另一个层次的幸福了


你不喜欢听“谢谢”但我还是要说谢谢你!!!

🍓⚠️大三角


(以咔的视角窥探另外二人的秘密🤫)


原文是fafa的《背叛》!人物心理刻画的太好了我根本画不出来😭

【轰出胜】红土与赤血

这也太酷了吧?!!!!(不可置信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图


马靴和酒精的描写也太妙了😭😭以及您太神了……我原本想继续扩画这个的时候就想到了喝(灌)水的剧情!!


太好看了我的天呐……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图被写出来的样子😭这真的太酷了!!!!感谢aa太太😭😭😭

ALTER:

*感谢 @Coco 太太的那张西部au图,这是个场景激情扩写。太太画的太好了我实力赞美!!!!


我自作主张写了一大坨辣鸡出来对不起,剧情估计也和太太的完全不一致orz,但还是请让我表达我的喜爱!!


*非常艰难的一段,求求各位大佬谁能搞一下红土高坡(?文学


*文风有一点粗鲁,见谅














       爆豪胜己沿着长达12英里的铁丝网顶风向前走着,厚底的旧皮面马靴灌进去不少沙土。




        从中心腹地的镇子沿着被圈禁的牧场一路朝北,红色岩石的棱角逐渐在被烫熟的曲折的地平线上升起。




         见鬼的太阳和干燥的空气令人心情烦躁,或许在晚上仰望天空你还能赞美两句灿烂的星座,但是白天无论是谁都没有那个心情。




         手腕处绳索明显的拉力穿过手套,让爆豪鼻梁上长势粗野的眉毛皱成一团,他划过左轮的手指几乎要冲着后面扳起保险栓。




         绿谷出久跌跌撞撞的跑到射程范围以内,摩擦着红肿的手腕停在足够让他的脑子开花的距离。他挤出来的愚蠢的讨好的笑容灿烂的像金币上的allmight的人像,让爆豪意识自己丢下马匹千里迢迢来到这个狗屎地方是因为这家伙的脑袋值的上满满30颗金币。




          虽然这小混球看起来毫无价值可言,但这不是爆豪所关心的事情。




          他在意的只有榜单上通缉令的悬赏数额和腰间弹夹盒的子弹是否是填满的。




          他瞪了一眼绿谷出久,他的俘虏,即将变成一袋金币的家伙。后跟的马刺威胁性的扎上了对方的小腿。




          挨了一脚也不敢说些什么的绿谷为了防止这位暴躁的赏金猎人再去言语问候一遍他可怜的母亲——毕竟在这一个小时之内他已经听了不下一百次类似“操///他///妈”的抱怨,只好像条被踢了屁股的狗一样夹着尾巴跟了上去。




          而不幸的是爆豪的步子又大了几分,这几乎让绿谷一路小跑的紧跟着步伐。




           上帝,他脚掌中心的水泡磨的他生疼,从修道院里被拽出来他的便鞋并不适合长途跋涉。




          可惜俘虏没有申诉的权利,他只好面色狰狞的缓解着痛苦,心里期望对方能展示一下他的仁慈.....




            而猎人乌黑的影子又离他远了几分。




         




           








       




        舌头下面分泌的唾液还带着酒花的甜味。




          爆豪舔了一下干燥起皮的嘴唇,他不觉得干渴,水袋里的水也很充足,只是对酒精的渴望占据了他的大脑。




           更准确地说,他已经在盘算如何使用他的酬劳在魔鬼城的马蹄铁酒吧里享受闲暇的3满杯啤酒时光了。




          大多数时候这种享受都很轻而易举,从治安官的房子里脱手猎物,左转200m就是酒吧的门扉,有着粗重体毛的老板在他从桌面上排出金币之前就会把木桶提上吧台。




         是的,没错,很享受,但那是大多数时候,还有小部分情况,就像是投出手的飞镖,有时候你得接受三圈开外的烂成绩。




           比如说现在,爆豪摊上了个懒骨头警长,他们热衷于直接把囚犯带到红色岩石上处决,有时候那还会浪费掉猎人的一颗子弹——爆豪讨厌这种活儿,处决死刑犯会破坏他的心情——他是赏金猎手,不是什么刽子手。




         他手里拽着的这个有着婴儿肥的散发着奶臭味的小滑头,是个黄金贼,就是说,偷偷摸摸跟着矿车的上不了台面的家伙。只不过黄金在西部是硬通货,再加上这家伙胆大妄为到一定程度实在令人无法坐视不理——总之,这些原因夹杂起来把男孩送上了死路。




   




        这他/////妈大概是死刑犯里年纪最小的家伙了,只看脸的话。








         爆豪瞥了一眼气喘吁吁的俘虏,难得解下来腰间的水囊抛了过去。








         男孩小心翼翼的递过来视线询问,满眼都是对他善良的不敢置信。




        这让爆豪威胁性的挑了挑眉,让小口嗫嚅的家伙慌忙抬头把水灌进喉咙,又因为太心急呛到气管而咳嗽不停。








         喝吧,反正是最后一口了。




         爆豪勾勾唇角,恶劣的想着。




         秃鹫喜欢水分充足的尸体。












           今天的确是操蛋的一天。




           没有一件事是顺着爆豪心意发生的。




          可能是因为当时他在修道院抓猎物的时候,心烦意燥说了好几句操/////翻上帝这种话。  




           他的错,他回去就要给那个见鬼的耶稣受难像塞上十包烟。








           治安官像一坨风干了的臭狗屎一样被人踩在脚下,胸口开的洞只在衣服上留下了痕迹,因为你知道其他的都渗入了红土。




            带着黑色牛仔帽的男人打扮的像个行侠仗义的佐罗,黑洞洞的枪口和半边疤脸上的眼睛稳稳的盯着爆豪的左胸口瞧。




        “交出来。”他意有所指的命令道。




         




            哈,截镖。




           赏金猎人的笑容开始像一团揉皱了的画一样狰狞起来,他不容拒绝的抓住俘虏毛茸茸的一团头发,力气大的几乎要把对方的头皮拽下来。期间敌人的枪管一直随着他的动作左右瞄准着。




          无视手下男孩的挣扎和一声声呼救般的“轰君!”,爆豪的右手摸上腰间的左轮。




          “try it。” 




          他挑衅而嘲弄的说道。








          飞镖偏离红心,那就把红心的范围画的大一点。




            爆豪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并不能很好地表现出这个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