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

如果你也喜欢吃Nachos,那我们一定很能聊得来…!
🍌
my girl♥️@deku是世界的珍宝

(是试笔练习…也是真的觉得难看😭😭

纪念昨天第一次接受海滩lifeguard的救助


其实只是(平地)摔倒擦破了皮…但小哥给我包扎得像是骨折了一样😂还逗我:你晕倒了也没事,我会保证你的安全的(眨眼)


P2是摔伤了之后被朋友拉着要去处理伤口的过程中停下来拍的

(当时的我:虽然手好疼但我还是需要拍一下它!

朋友:???

🍬

“cupid hit me with precision”



(我太喜欢Tyler的这首歌了!!有那么几句真的准确描述了最近的心情了


(台风来了你要小心一点呀——

两张都是轰出🚧

是之前的点图🍧(非常感谢愿意点图的小天使😭)
画了夏日祭(探险?)和特工paro

📒📒📒


小宝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宝写的原文超甜😭!

魔毯

小宝的脑洞是神奇魔毯啊……

画了和我宝@deku是世界的珍宝 之前讨论的HP paro!狮院咔x鹰院久

“Catch The Golden Snitch”

(画到肝儿颤……不过能画一次完整的甜饼超开心😭!!我爱小宝呜呜呜

For my girl ♥️♥️

【轰出】【七夕贺文】smell with coco 【一发完】

coco’s in love ♥️

deku是世界的珍宝:

☆轰出only




☆新晋调香师久×封神调香师轰




☆ooc与私设如山




☆七夕贺文
















布满灰尘的沉香木架上秘密地摆放着形状各异的香水瓶子,从香水诞生开始全世界各地被人们钟情喜爱的珍贵气味会由调香协会每一年评定前一百最受欢迎的香水放入位于法兰西格拉斯最大的香水博物馆。




绿谷带着口罩寻觅在庞大的博物馆里,他在昏暗的下午阳光的折射中眯着眼睛打量每一款雅致或独特的瓶子,试图从中找到那个记忆里存在已久的气味。




他抬头看向比他身高要高上一些的储物架上一个做成燃烧的火焰但是里面的液体却是冰蓝色的玻璃瓶子,藏在黑色口罩下的唇勾了起来。




找到了,“冰与火之歌”。




瓶子突然被另一方伸出的俊秀的手拿了起来,绿谷没忍住轻轻呼唤了一声。




“那个......”




对方宛如冰柱凝出的手指握住火焰一样的瓶身把玩着,奇异的异色双瞳在无数玻璃制品中反射出迷离的光彩,又在昏暗起伏的灰尘中显出一股冷漠来。




绿谷屏住了呼吸,他透过香水被取下后的小小空隙震惊地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调香神话。




轰焦冻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扫了自己手里的香水一眼。




“你在找我的香?”




绿谷慌乱地后退了一步,他试着解释自己满博物馆找同一个人香水的行为。




“您好,我只是想摸仿您的香而已,希望您不要感到介意。”




轰焦冻轻轻挑起一边的眉毛。




“仿我的香?你还不是调香师?”




仿香一般是调香学徒练习自己调香的手法和嗅觉的一种常用方法,一般成名已久的调香师很少会仿制当代其他大师的香水。




因为这并不礼貌。




绿谷的脸一瞬间通红了,他紧张地低下了头,羞愧的红晕一直从耳朵蔓延到他灰扑扑的衣领下,他攥紧了自己背的单肩包的带子。




“是,是的,我还不是调香师。”




轰焦冻看着自己手上的香水一会儿,这款在全球被无数人疯狂追捧的香水在他的眼中像是一堆无机质的废物。




他转身取下香水,在绿谷无法置信的眼神里轻描淡写地扔到了每个博物馆拐角都有的垃圾桶里。




脆弱的火焰玻璃瓶在不锈钢的垃圾桶中发现清脆的破碎声。




轰焦冻在离开之前最后看了这个呆愣在原地的学徒一眼。




“一款失败品而已,没有模仿的必要了。”




这款在二十一世纪最受欢迎的“失败品”在空荡荡的垃圾桶里破碎后发出勾魂摄魄的香气。




绿谷忽然闭上了眼睛。




前调是佛手柑和打火石热烈的香气,就像即将燃烧起来的火焰,中调中玫瑰和着剧烈的粉红胡椒的刺激香气扑鼻而来,大火熊熊燃烧着。




尾调是安息松混着雪松,火焰冰冷了起来。




被蒸馏过度而显得有些焦香的西洋衫的味道给这款香做了最后一个结尾。




就像是燃烧在冰天雪地里的篝火被疲惫的旅人用雪水盖灭了。




冰与火之歌,漫长的寂寞和苍茫的白,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行走在雪地里的冰冷感。




绿谷深吸了一口气,楞楞地看向那个还在散发着香气的垃圾桶。




“好厉害......”




“为什么说......是失败品呢?”












再次见到这位传奇一样的人物是在轰炎司家族召开的评香交流会上。




绿谷跟着自己新认的师傅欧陆迈特跌跌撞撞地用英文和宴会上各式各样的人物尴尬地打着招呼,这位在一个月前凭借一款“warm”成功被调香圈子接纳的新人以及神话一样的师傅加持,虽然没有喧宾夺主,但是的确是宴会上炙手可热的人物。




他在无数觥筹交错间回头看向安静坐在台上的轰焦冻,抿了抿唇,捏紧了自己怀里放着的一个装有无色液体的小瓶子。




轰炎司家一向以侵略性和留香久作为调香世家中独特的风景线。




这次在宴会上推出的新香“on fire”更是将这一点发挥到了极致。




绿谷看着比上次显得更加冰冷的轰焦冻,犹豫地从侍者的瓶子里提出一点香轻轻涂在了手腕上。




他闭上了眼睛,宴会上所有的杂音和喧嚣都慢慢远去。




前调是打火石,零散的火星亮起。




中调在持续不到十秒的前调后紧跟而来,浓郁的雪松和海地梗气息包裹着打火石席卷而来,麝香悄无声息地融入。




火焰疯狂燃烧。




尾调......尾调......




绿谷微微皱起了眉。




延绵不绝的火焰像是要将所有人烤焦,永远没有结束的时候。




这款香水,没有尾调。




绿谷猛然睁开了眼睛。




他直直地看向这个越发孤寂的传奇调香师,似乎看到了他被捆绑在空无一人的木桩上燃烧,而他只会用香漫不经心地告诉每一个闻他香的人。




on fire。




绿谷捏紧了自己兜里的小瓶子。




他终于懂了为什么他上次说那是一款失败品了。




他调制出那款香只是一种情绪宣泄的途径,不是真正地在调香。




而他厌恶这样的自己。




轰焦冻在花园里一个人沉默地伫立着,轰炎司家夜晚的玫瑰后花园中隐隐能闻到前厅的香槟被打开一瞬间爆发的气息。




满屋子对他“on fire”装盛不下的溢美之词从宴会零落地传过来,他皱了皱眉,离得远了一点。




有什么人从布满萤火虫的玫瑰花丛中不安地走了出来喊住了他。




“轰焦冻先生!”




绿谷拨开一大堆玫瑰的包裹,他从自己埋伏已久的打听到的轰焦冻必然经过的地点里脸绯红地探出了半身。




轰焦冻没有感情的目光扫了这个奇怪的调香界新手一眼。




“有事?”




绿谷深吸了一口气,他像是一个不专业的商业小贩零零碎碎地从自己身上掏出了四五个小瓶子,结结巴巴地向轰焦冻介绍。




“这个,这个是我仿的老师的“冰与火之歌”,擅自仿了老师的香真是非常抱歉了!”




“这个,这是我自己挑出的香“warm”。”




绿谷满满吐出一口气,他绿色的眼睛比周围的萤火虫都还要亮上几分。




他揭开两个小瓶子的盖子,在轰焦冻微微张大的眼睛里把一个到入了另一个。




“冰与火之歌”寒冷的尾调被“warm”柑橘气息温暖的前调中和。




独自一人前行的人面前被雪水熄灭的火把突然燃起了温暖的火光,有散发着暖光的小精灵跳着舞唱着歌来到这个满身疲惫的人面前暖融融地抱住了他。




轰焦冻的眼睛里倒映着紧张捧着瓶子的绿谷,忽然轻笑了起来。




绿谷更加紧张了,他的舌头都要捋不直了。




“老师,老师的香不是什么失败品而已,最多,最多只是老师觉得它没有完成而已,我擅自完成了老师你的作品,希望您不要介意!”




绿谷紧张地眼睛里都是眼泪了。




轰焦冻摇了摇头,他看向被自己一个摇头吓到猛然喷泉的绿谷,笑意更大了。




“香还没完成。”




他从这个小哭包调香师鬓边扯下了娇艳玫瑰的一片花瓣,将捏出的汁液随意地滴进了绿谷面前的瓶子里。




玫瑰优雅暧昧的香气融入了场景中。




就像是疲惫的路人对突然出现的爱管闲事的小精灵一见钟情。




绿谷的脸猛然红了起来。




“老,老师!”




轰焦冻转身离去,背对着绿谷舔了一下手上残留的玫瑰花汁。




“现在,香完成了。”










绿谷越来越不知道和从那开始和自己交集越来越多的轰相处。




那个晚上的玫瑰香在他脑海里反复徘徊,让他辗转反侧,坐立不安。




他会有时候不由自主对着轰焦冻接近完美的侧脸看到发神,也会在调制甜调的香水时不由自主地想起轰焦冻低垂看着他专注而带着笑意的目光。




他被这样迷乱的情感折磨了好几个月,最后甚至躲着轰焦冻不见了他一个月。




但是每年一度的“闻香会”他还是不得不去参加的。




闻香会是一个调香师圈子内非常私人的彼此交流调香心得体会的集会,举办人是一个非常地道的法国调香大师,浪漫和热情是几乎刻进了这位调香师的骨子里。




他这个会议的第一个活动,就是随机将前来参加的调香师两两匹配,其中一个人蒙上眼睛在房间等另一个人,另一个人可以在身上涂抹上自己喜欢的香来表达自己对对方的感情。




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情感交流仪式。




五分钟后,两方角色交换,两人中的另一个人蒙上眼睛,另一个人涂上香水,蒙上眼睛的人来嗅闻。




主办方会为这些挑剔的调香师们准备上千种香来表达自己的感情,同时,两位要在主办方提供的结论单上写出自己闻出的香水名称,最后再交于主办方以及闻香双方评定。




这就是实力考核的环节了。




上千种香随机挑选以及自己身上已有味道的干预。




能通过第一轮大会的调香师才有资格参与接下来的经验交流会议。




绿谷第一次收到了“闻香会”的邀请函,这种会议他一个今年新晋的调香师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拒绝的。




这是对给他发邀请函的调香师的不尊重。




但是绿谷被带进会场时看见那个被蒙上眼睛安静地站在旁边被分配给他的轰焦冻时还是有些崩溃。




怎么是轰君啊!!!这么多人来着!!




会场人员看着这个揪着头发满脸痛苦的新人,憋着笑示意他挑选使用的香水。




一整个橱柜里分层按照年份有序地排列着五光十色的液体,绿谷看着放在右下角几乎积了一层浅浅的灰的粉红色小瓶子,咬着牙拿了起来。




“我可以使用这个吗?”




会场人员惊讶地挑起了眉,给这位大胆的调香师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




轰焦冻被层层叠叠的黑布蒙着眼睛,浅淡的柑橘香靠近了他。




绿谷看着蒙着眼睛的轰焦冻在自己涂了香水部位的脖颈旁轻轻嗅闻,整个人的身体都绷直了。




轰焦冻低沉的声音带着呼吸拍打在他的耳廓。




“前调:柑橘,佛手柑,葡萄油。”




轰焦冻停了一秒,他更深地靠近了绿谷的颈旁轻轻嗅闻了一下,绵长的呼吸几乎让绿谷头皮发麻,他整张脸都红透了。




“中调:荔枝,意大利茉莉,玫瑰。”




“尾调:印度广藿香,海地香根草,白麝香。”




轰焦冻慢慢揭下了自己的眼罩,他垂下眼帘看着整个人害羞到轻轻颤抖的绿谷,缓缓吐出了最后的答案。




“香水是coco。”




轰焦冻深深又略带笑意地看了绿谷一眼。




“是一款,非常美丽的女士香水。”




coco,一款热情奔放且性感十足但是又圆润柔和的女士香水。




出现在一位男士的身上,挑逗的意味似乎就有些外露了。




试图“挑逗”对方的绿谷红着脸抖着手接过了旁边工作人员递过来的眼罩,一言不发地当了缩头乌龟,就像刚刚那个选了这款香水的人不是他一样。




他在一片黑暗之中紧张地捏着手,在自己刚刚看到的一千多种香水中反复推测。




轰君他......会用什么香水来回应我呢?




肩膀上被轻轻拍了一下,这是工作人员表示对方已经挑选好香的意思。




好,好快!




绿谷深吸了一口气,试探着靠近了轰焦冻。




轰焦冻微微屈膝后仰便于绿谷靠近自己的颈旁嗅闻,他看着这个皱着每天耸着小鼻子在自己肩膀上闻来闻去的小调香师,靠近了绿谷的耳边轻轻说道:




“闻出来了吗?绿谷。”




他莫名扬了扬唇,眼里带出几分戏谑。




“时间要到了哦。”




绿谷有些慌乱地抓住了轰焦冻的西装,更近一步地靠近了轰焦冻。




时间到了。




绿谷揭下了眼罩,他的眼里已经有泪了,他沉默着拿过了递给他的写下答案的金色信纸,看着上面【请问您闻到的是什么香水?】的问题,眼泪又往外面溢出了一点。




他......什么香水的味道都没有从轰君身上闻到。




他失神地看向坐在最后汇合的长桌的另一方和主办的调香师讨论的轰焦冻,眼底的失落越来越重。




他控制不住地想要听他们在说什么。




又有些气愤,和一个大胡子有什么好说的。




“哦,轰,你的确答对了,但是你多答了一种香,我从来没见过叫这个名字的香,抱歉我不能给你满分了。”




轰焦冻看着长桌对面蔫哒哒地趴在桌子上的绿谷,双手合十地交握在了一起,眼里的笑意浓厚了一点。




“你大概可以理解为皇帝的新衣一样的香。”




他漫不经心地看着自己的答题的信纸。




“这种香只有陷入恋爱的人才能闻得到。”




大胡子:......? ? ? ?




“闻香会”的第一环节终于进行到了尾声。




也就是互相评定的阶段,因为之前也有调皮的调香师用自己新调的香参与进来,所以对方只能答出香料由调制的调香师来评判对方是否具有进入会议的资格。




轰焦冻看着递到自己面前信封,打开抽出了里面绿谷写上答案的信纸。




他微微扬了扬眉,然后控制不住地低笑了起来。




【答案是love】




下面有主办人评定方用红笔疑惑地在这个答案上打了一个圈,分明是没听过这种香的样子。




下面有着绿谷似乎是羞愤至极写下的一行字。




【就,就是love!!】




轰焦冻用指尖轻轻在这个“love”上画了一个圈,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我身上可是什么香水都没涂哦,绿谷。








绿谷接过信封的手指都是僵硬的。




他像一个即将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的绝症患者,满脸都是呼之欲出的绝望。




他一顿一顿地从里面抽出了信纸,眯着一只眼睛小心地察看。




轰焦冻优雅的字迹写在信封的正中央。




【coco and deku】




旁边有评考官在“deku”上用红笔画的一个圈,旁边十分懵逼地打了三个问号,还写了一个“what?”




轰焦冻的字迹继续在下面补充。




【smell with coco】




【love with deku】

















查了资料但是最后还是胡扯了大部分orz,部分香有原型,部分香是我在脑子里面现调的(???)














最近三次二次事情都好多,昨天晚上偶然发了一个矫情的感叹,几分钟后就觉得自己太矫情给删掉了,今天一大早看到coco凌晨给我发了一大堆安慰,我简直唔啊啊啊啊啊啊(哭成出久!)



写给我的 @Coco 的七夕贺文,我超喜欢你啊!!【无敌哭泣呜呜呜】





希望大家七夕都开开心心啊,七夕快乐啊啵啵啵!



















⚠️⚠️⚠️大三角注意

隔了有段时间的大三角条漫 Part 4…

设定:21岁职英轰咔+黑久(轰咔并不知道久还活着,也不知道面具下是久) 


【Part 1走这里!】


【Part 2走这里!】


【Part 3走这里!】

这次画的非常差劲…分镜乱七八糟,台词也ooc🤯本来都没太想发出来了orz

想感谢一直以来在看这个拖拖沓沓进行着的条漫的大家!!真的很不好意思这次实在是画的太糟糕了😰

暂时还没有想到后续…🤔

P4是关于久的衣服的设定和笔记(并不是很重要的信息所以看不看都好啦

非常感谢您的阅读😭

是质问箱的回复的合集!真的感谢所有能来玩的天使们😭

(抱歉我非常啰嗦orz